站內檢索:
 
您的位置: 青海新聞網 / 國內新聞

分享到:

第四集 王爾琢的“托孤書”

來源: 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網站    作者:    發布時間: 2019-12-02 13:58    編輯: 張啟杰

  編者按: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、中央“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”主題教育領導小組辦公室、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聯合制作的微紀錄片《見證初心和使命的“十一書”》正式上線推出。該片每集5分鐘,共11集,選取了11位共產黨人的感人素材,包括賀頁朵的“宣誓書”、傅烈的“絕命書”、尋淮洲的“請戰書”、王爾琢的“托孤書”、盧德銘的“行軍書”、張朝燮的“兩地書”、陳毅安的“無字書”、夏明翰的“就義書”、趙一曼的“示兒書”、左權的“決心書”、陳然的“明志書”,展示了共產黨人用生命和鮮血鑄就的信念與忠誠,永遠堅守的初心和使命。該片以大量第一手材料,真實生動的再現了英烈人物的奮斗精神和無畏氣概,描繪了革命英烈的光輝形象和崇高人格。供廣大黨員干部、群眾和青少年學習。

  “兒何嘗不想念著骨肉的團聚,兒何嘗不眷戀著家庭的親密……為了讓千千萬萬的母親和孩子能過上好日子,為了讓白發蒼蒼的老人皆可享樂天年,兒已決意以身許國!革命不成功,立誓不回家。鳳翠娘家父母雙亡,望大人善待兒媳,見鳳翠如見兒一般。”

  這是1927年6月北伐軍第四軍25師74團參謀長、共產黨員王爾琢寫給父母的信。信中提到的鳳翠,是他的妻子鄭鳳翠。

  王爾琢和鄭鳳翠都是湖南省石門縣官橋村人,兩人青梅竹馬。1923年10月,王爾琢與鄭鳳翠正式完婚。婚后僅僅三個月,王爾琢得知廣州黃埔軍校招生的消息,毅然辭別新婚妻子,前去報考。

  誰知這一走,竟成為這對恩愛夫妻的永訣。

  在離家的三年多里,王爾琢不僅成為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生,還在校政治部主任周恩來的培養下,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在北伐戰爭中,他戰功赫赫。

  北伐軍攻克武昌后,牽掛妻子和從未謀面的女兒的王爾琢寫信讓母女倆到武漢團聚。沒想到,還沒等到一家團聚,就發生了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變,全國革命形勢發生急劇變化,王爾琢成了被通緝的“中共要犯”,不得不緊急離開武漢。

  1927年6月的一天,在武漢的一處街巷里,鄭鳳翠帶著她3歲的女兒桂芳,幾經周折,終于找到了丈夫王爾琢為她們租好的住處,但是屋內卻空無一人。

  母女倆空等了十多日,也沒有等來親人,只得給丈夫留下一封信遺憾返鄉。三歲的小桂芳出生后還未見過父親,父女倆一生中唯一的見面機會,就這樣錯過了。

  等到王爾琢再回到武漢時,才發現妻子和孩子已經回了老家。

  中共湖南省委黨史研究院院長胡振榮:其實相差只有幾天,就在這個時候,王爾琢感覺到非常愧疚妻兒,就提筆給父母寫了一封信,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“托孤書”。

  王爾琢從武漢趕赴南昌,參加了南昌起義、湘南起義,隨朱德、陳毅上了井岡山,歷任工農革命軍第1師參謀長和紅四軍參謀長,成為工農紅軍最年輕的軍參謀長。

  1928年8月25日,王爾琢在江西省崇義縣思順圩追勸叛徒時,不幸英勇犧牲,年僅25歲。

  在王爾琢烈士追悼會上,毛澤東親自起草了傳世挽聯:“一哭爾琢,二哭爾琢,爾琢今已矣,留卻重任誰承受?生為階級,死為階級,階級后如何?得到勝利方始休!”

  王爾琢犧牲后,鄭鳳翠獨自撫養女兒,可這唯一的女兒二十歲時帶著終生沒有見過父親的遺憾因病不治。

  這位80多歲的老人,

  也是紅軍的后代。

  在王爾琢的感召下,

  他已經為烈士墓地默默守護了三十多年。

相關新聞↓
[ 打印 ]
關于我們 | 法律顧問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方式
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      版權所有:青海新聞網
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[2001]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199號
云南快乐十分网上